中华网军事网 门户 铁血网 查看内容

施一公妻子是谁 施一公妻子赵仁斌背景资料

2018-4-14 14: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 评论: 0

摘要: 闻名世界的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2014年获得爱明诺夫奖,都说成功男人的背后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施一公妻子是谁呢,相信对于这样一位国际知名人士的夫人大家也很想了解吧。我们首先简单回顾一下施一公的经历。施一公妻子 ...

闻名世界的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2014年获得爱明诺夫奖,都说成功男人的背后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施一公妻子是谁呢,相信对于这样一位国际知名人士的夫人大家也很想了解吧。我们首先简单回顾一下施一公的经历。

施一公妻子是谁 施一公妻子赵仁斌背景资料

施一公妻子是谁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背景资料

施一公妻子是谁 施一公妻子赵仁斌背景资料

施一公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母亲毕业于北京矿业学院。1985年,施一公被保送到清华生物系,成为清华大学生物系复系后的首届本科生。清华园里的施一公学习成绩年年名列全年级第一。1989年,他又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一年毕业。在出色完成生物系课程的同时,他还获得了数学系的学士学位。

施一公妻子是谁 施一公妻子赵仁斌背景资料

1990年初,施一公赴美深造,在全美一流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攻读生物物理学及化学博士学位。1997年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聘为助理教授,后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职位,并很快成为学校分子生物学系的领军人物。2013年4月25日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2013年4月30日 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在这样一位国际著名知名的人物背后有着怎样一位女人呢,施一公妻子是谁呢。

施一公妻子叫赵仁滨也是清华大学生物系的本科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他们有一对儿女。同是清华毕业的施一公妻子在国际制药大公司工作,一对龙凤胎儿女享受着快乐的美式幼儿园教育。2009年6月,赵仁滨和他们那一双可爱的儿女回到中国。施一公妻子赵仁滨同样是中国千人计划特聘的一位生物学家。

施一公妻子是谁。赵仁滨,哈尔滨人,1986年高考全市理科状元,清华毕业之后同样来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92年,在施一公博士二年级时两人成婚。


施一公,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1967年5月5日出生于河南省郑州,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95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

主要从事细胞凋亡及膜蛋白两个领域的研究。在Smad对TGF-?的调控机理、磷酸酶PP2A的结构生物学方面做出过有国际影响的工作。曾获国际赛克勒生物物理学奖、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谈家桢生命科学终身成就奖、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2014年度爱明诺夫奖等奖项。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成员。

2014年12月,中科院院士施一公教授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

施一公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并且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很多的奖项,而施一公的老婆赵仁斌则默默支持了施一公很多,甚至连施一公回国工作都是老婆支持的,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当年回国的时候是国内最需要物理人才的时候,所以清华大学的校长希望施一公能够回国全职工作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然而施一公说自己需要和老婆赵仁斌商量一下,妻子听说施一公要回国工作十分的支持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但是夫妻两个人对此有个误会,老婆赵仁斌只是希望施一公回国工作的,但是没有想到施一公将全家都搬回来了

看着这篇文章,不由的想起余光中的那首乡愁,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唯有回归,回归祖国怀抱,深深的扎根进我们自己的土壤,才真正解这最深最深的灵魂思乡之愁,回归心灵的原乡,唯有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唯有这一条路,才会迸发出每个人生命的最大潜能,才开创出生命最大价值,万众一心,所有的心是一颗心,回归,回归自己的内在生命,回归我们纯粹的精神动力,共振共鸣一定一定会让这片土地流出奶和蜜,开满玫瑰花,绽放她原本就那么美丽的容颜!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04年,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获得2003年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合作奖,他在答谢辞中说:“我确实为帮助中国数学发展付出了很大努力。另一方面,我很遗憾自己还没能回中国定居。无论我为中国数学作了多大的贡献,也无法与那些在中国土生土长,或是已经回国永久定居的人相比。”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08年2月,40岁的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施一公,全职回到祖国,受聘为清华大学终身教授、并出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他说:

“普林斯顿大学是美国最适合做研究的地方,从条件上讲,如果只从科研角度出发的话,我确实没有必要回清华,我回清华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做科研。我回来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育人,教育一批人,育人在育心,做科研是育人的一个重要环节。我觉得现在的大学生缺乏理想,缺乏一种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会放弃的东西。我想,如果引导正确的话,清华大学一定会有这样的一批学生,他们在为自己奋斗的同时,心里还装着一些自己之外的东西,以天下事为己任,驱使他们往前走,一定会有一批人这样做。如果这样,20或30年后,当我从清华退休时,我会很满意的。”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我愿意将我的一些经历讲出来,让大家理解我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我相信这些想法能影响一些人,当然,我不会奢望影响所有的人。像清华这样的学校,学生们必须立大志,担负起中国的将来。他们有非常好的素质和机会,但如果毕业后只为自己的柴米油盐关心,只为自己的房子和家庭担心,那是很不应该的事,至少我会很伤心。”

1990年初,作为清华大学生物科学和技术系毕业成绩第一名的学生,施一公获全额奖学金,赴美留学。

“刚到美国时,我并没有很强的回国愿望,觉得这辈子可能就在美国呆下去了,这可能与我的家庭和个人经历有关。1987年,父亲的突然去世对我打击很大。这是一场意外,但却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意外。当他出车祸被送到医院时,血压是130/80,心跳每分钟62,是一个活人,只是昏迷了。可医院要求送他到急救室的人先凑齐500元押金后才抢救,结果,当闯祸的司机在4个小时后将钱凑齐时,我父亲真正死了,没有经过任何抢救。”

“这件事让我对社会的看法产生了根本变化,觉得非常不公正,心里有许多怨气,出国时,对祖国没有太多留恋,更多留恋的是母亲和家庭,觉得父亲不在了,我要担负起抚养母亲的责任。”

然而,到美国后,他遭受了一系列更大的刺激:“我是1990年初出去的,参加聚会时,大家彼此会问是从哪里来的,有些中国人会支支吾吾不愿说自己是中国人,好像说出来是件丢脸的事。我很难容忍这一点:我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非常令人自豪,现在不就是穷一点吗?为什么看不起自己?”那段时间,美国媒体在中国申办奥运会、西藏等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极为负面的报道,一些民族败类在美国国会通过所谓作证等形式肆无忌惮地反对给中国“最惠国待遇”……

这些事情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爱国是一种最朴素的感情。我觉得家庭和清华对我的教育还是挺正面的,我的思想一点点地发生了变化,到1992年时,我就决定学成后一定要回国”。

2008年2月,施一公全职回到祖国;3月,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办公室,他接受了《科学时报》的采访。他说:“我回来最想做的事,就是教书育人。”

“尽管当时我对生命科学一无所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

1984年,作为河南省实验中学高二学生,施一公参加全国高中数学和物理竞赛,分别获得一等奖和二等奖,并被保送到北京大学物理系,然而,他却选择了清华大学的生物系。

“我也很想学物理,因为觉得学物理是最聪明的人的选择。”但在与北京大学签订了意向书后,清华大学的招生老师又找到他。“这位老师说得更美好:生物科学是21世纪的科学,尽管当时我对生命科学一无所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无论是现在还是当时,我都觉得到清华是最好的选择。”

那时,施一公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事实是:成为清华生物系学生并不像成为北大物理系学生那样理所应当,因为当时清华生物系复建刚一年,并在1985年首次招收本科生。

清华大学生物系创建于1926年,是中国最早的生物系。我国近代植物学的创始人之一、我国植物生物理学启蒙人钱崇澍任系主任,这里曾荟集多位学术大师,为国家培养和造就了一批知名的生物学家。 1930建成的生物馆是清华第二批四大建筑之一,拥有生理仪器1000多台,重要标本120多件。但在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清华生物系被并入其它院校。

在之后32年的时间里,生命科学在清华园内长期处于空白状态在,而国际生物学却在这时蓬勃地大步发展。

1978年,作为改革开放后国家的首批公派留学生,39岁的清华大学教师赵南明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深造。他196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留校工作,在“***”期间下放到江西农村。


施一公,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1967年5月5日出生于河南省郑州,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95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主要从事细胞凋亡及膜蛋白两个领域的研究。在Smad对TGF-?的调控机理、磷酸酶PP2A的结构生物学方面做出过有国际影响的工作。曾获国际赛克勒生物物理学奖、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谈家桢生命科学终身成就奖、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2014年度爱明诺夫奖等奖项。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成员。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14年12月,中科院院士施一公教授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并且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很多的奖项,而施一公的老婆赵仁斌则默默支持了施一公很多,甚至连施一公回国工作都是老婆支持的,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当年回国的时候是国内最需要物理人才的时候,所以清华大学的校长希望施一公能够回国全职工作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然而施一公说自己需要和老婆赵仁斌商量一下,妻子听说施一公要回国工作十分的支持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但是夫妻两个人对此有个误会,老婆赵仁斌只是希望施一公回国工作的,但是没有想到施一公将全家都搬回来了

看着这篇文章,不由的想起余光中的那首乡愁,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唯有回归,回归祖国怀抱,深深的扎根进我们自己的土壤,才真正解这最深最深的灵魂思乡之愁,回归心灵的原乡,唯有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唯有这一条路,才会迸发出每个人生命的最大潜能,才开创出生命最大价值,万众一心,所有的心是一颗心,回归,回归自己的内在生命,回归我们纯粹的精神动力,共振共鸣一定一定会让这片土地流出奶和蜜,开满玫瑰花,绽放她原本就那么美丽的容颜!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04年,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获得2003年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合作奖,他在答谢辞中说:“我确实为帮助中国数学发展付出了很大努力。另一方面,我很遗憾自己还没能回中国定居。无论我为中国数学作了多大的贡献,也无法与那些在中国土生土长,或是已经回国永久定居的人相比。”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08年2月,40岁的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施一公,全职回到祖国,受聘为清华大学终身教授、并出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他说:

“普林斯顿大学是美国最适合做研究的地方,从条件上讲,如果只从科研角度出发的话,我确实没有必要回清华,我回清华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做科研。我回来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育人,教育一批人,育人在育心,做科研是育人的一个重要环节。

我觉得现在的大学生缺乏理想,缺乏一种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会放弃的东西。我想,如果引导正确的话,清华大学一定会有这样的一批学生,他们在为自己奋斗的同时,心里还装着一些自己之外的东西,以天下事为己任,驱使他们往前走,一定会有一批人这样做。如果这样,20或30年后,当我从清华退休时,我会很满意的。”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我愿意将我的一些经历讲出来,让大家理解我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我相信这些想法能影响一些人,当然,我不会奢望影响所有的人。像清华这样的学校,学生们必须立大志,担负起中国的将来。他们有非常好的素质和机会,但如果毕业后只为自己的柴米油盐关心,只为自己的房子和家庭担心,那是很不应该的事,至少我会很伤心。”

1990年初,作为清华大学生物科学和技术系毕业成绩第一名的学生,施一公获全额奖学金,赴美留学。

“刚到美国时,我并没有很强的回国愿望,觉得这辈子可能就在美国呆下去了,这可能与我的家庭和个人经历有关。1987年,父亲的突然去世对我打击很大。这是一场意外,但却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意外。当他出车祸被送到医院时,血压是130/80,心跳每分钟62,是一个活人,只是昏迷了。可医院要求送他到急救室的人先凑齐500元押金后才抢救,结果,当闯祸的司机在4个小时后将钱凑齐时,我父亲真正死了,没有经过任何抢救。”

“这件事让我对社会的看法产生了根本变化,觉得非常不公正,心里有许多怨气,出国时,对祖国没有太多留恋,更多留恋的是母亲和家庭,觉得父亲不在了,我要担负起抚养母亲的责任。”

然而,到美国后,他遭受了一系列更大的刺激:“我是1990年初出去的,参加聚会时,大家彼此会问是从哪里来的,有些中国人会支支吾吾不愿说自己是中国人,好像说出来是件丢脸的事。我很难容忍这一点:我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非常令人自豪,现在不就是穷一点吗?为什么看不起自己?”那段时间,美国媒体在中国申办奥运会、西藏等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极为负面的报道,一些民族败类在美国国会通过所谓作证等形式肆无忌惮地反对给中国“最惠国待遇”……

这些事情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爱国是一种最朴素的感情。我觉得家庭和清华对我的教育还是挺正面的,我的思想一点点地发生了变化,到1992年时,我就决定学成后一定要回国”。

2008年2月,施一公全职回到祖国;3月,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办公室,他接受了《科学时报》的采访。他说:“我回来最想做的事,就是教书育人。”

“尽管当时我对生命科学一无所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

1984年,作为河南省实验中学高二学生,施一公参加全国高中数学和物理竞赛,分别获得一等奖和二等奖,并被保送到北京大学物理系,然而,他却选择了清华大学的生物系。

“我也很想学物理,因为觉得学物理是最聪明的人的选择。”但在与北京大学签订了意向书后,清华大学的招生老师又找到他。“这位老师说得更美好:生物科学是21世纪的科学,尽管当时我对生命科学一无所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无论是现在还是当时,我都觉得到清华是最好的选择。”

那时,施一公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事实是:成为清华生物系学生并不像成为北大物理系学生那样理所应当,因为当时清华生物系复建刚一年,并在1985年首次招收本科生。

清华大学生物系创建于1926年,是中国最早的生物系。我国近代植物学的创始人之一、我国植物生物理学启蒙人钱崇澍任系主任,这里曾荟集多位学术大师,为国家培养和造就了一批知名的生物学家。 1930建成的生物馆是清华第二批四大建筑之一,拥有生理仪器1000多台,重要标本120多件。但在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清华生物系被并入其它院校。

在之后32年的时间里,生命科学在清华园内长期处于空白状态在,而国际生物学却在这时蓬勃地大步发展。

1978年,作为改革开放后国家的首批公派留学生,39岁的清华大学教师赵南明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深造。他196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留校工作,在“***”期间下放到江西农村。


本文均由网络转载收集。谣言未经证实请大家不要信谣传谣。下面为原文:核心内容:施一公,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1967年5月5日出生于河南省郑州,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95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主要从事细胞凋亡及膜蛋白两个领域的研究。在Smad对TGF-?的调控机理、磷酸酶PP2A的结构生物学方面做出过有国际影响的工作。曾获国际赛克勒生物物理学奖、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谈家桢生命科学终身成就奖、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2014年度爱明诺夫奖等奖项。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成员。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2014年12月,中科院院士施一公教授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施一公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并且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很多的奖项,而施一公的老婆赵仁斌则默默支持了施一公很多,甚至连施一公回国工作都是老婆支持的,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施一公当年回国的时候是国内最需要物理人才的时候,所以清华大学的校长希望施一公能够回国全职工作 然而施一公说自己需要和老婆赵仁斌商量一下,妻子听说施一公要回国工作十分的支持,但是夫妻两个人对此有个误会,老婆赵仁斌只是希望施一公回国工作的,但是没有想到施一公将全家都搬回来了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看着这篇文章,不由的想起余光中的那首乡愁,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唯有回归,回归祖国怀抱,深深的扎根进我们自己的土壤,才真正解这最深最深的灵魂思乡之愁,回归心灵的原乡,唯有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唯有这一条路,才会迸发出每个人生命的最大潜能,才开创出生命最大价值,万众一心,所有的心是一颗心,回归,回归自己的内在生命,回归我们纯粹的精神动力,共振共鸣一定一定会让这片土地流出奶和蜜,开满玫瑰花,绽放她原本就那么美丽的容颜!

2004年,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获得2003年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合作奖,他在答谢辞中说:“我确实为帮助中国数学发展付出了很大努力。另一方面,我很遗憾自己还没能回中国定居。无论我为中国数学作了多大的贡献,也无法与那些在中国土生土长,或是已经回国永久定居的人相比。”

2008年2月,40岁的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施一公,全职回到祖国,受聘为清华大学终身教授、并出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他说:“普林斯顿大学是美国最适合做研究的地方,从条件上讲,如果只从科研角度出发的话,我确实没有必要回清华,我回清华的目的不只是为了做科研。我回来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育人,教育一批人,育人在育心,做科研是育人的一个重要环节。

我觉得现在的大学生缺乏理想,缺乏一种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会放弃的东西。我想,如果引导正确的话,清华大学一定会有这样的一批学生,他们在为自己奋斗的同时,心里还装着一些自己之外的东西,以天下事为己任,驱使他们往前走,一定会有一批人这样做。如果这样,20或30年后,当我从清华退休时,我会很满意的。”

“我愿意将我的一些经历讲出来,让大家理解我为什么会有这些想法,我相信这些想法能影响一些人,当然,我不会奢望影响所有的人。像清华这样的学校,学生们必须立大志,担负起中国的将来。他们有非常好的素质和机会,但如果毕业后只为自己的柴米油盐关心,只为自己的房子和家庭担心,那是很不应该的事,至少我会很伤心。”

1990年初,作为清华大学生物科学和技术系毕业成绩第一名的学生,施一公获全额奖学金,赴美留学。

“刚到美国时,我并没有很强的回国愿望,觉得这辈子可能就在美国呆下去了,这可能与我的家庭和个人经历有关。1987年,父亲的突然去世对我打击很大。这是一场意外,但却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意外。当他出车祸被送到医院时,血压是130/80,心跳每分钟62,是一个活人,只是昏迷了。可医院要求送他到急救室的人先凑齐500元押金后才抢救,结果,当闯祸的司机在4个小时后将钱凑齐时,我父亲真正死了,没有经过任何抢救。”

“这件事让我对社会的看法产生了根本变化,觉得非常不公正,心里有许多怨气,出国时,对祖国没有太多留恋,更多留恋的是母亲和家庭,觉得父亲不在了,我要担负起抚养母亲的责任。”

然而,到美国后,他遭受了一系列更大的刺激:“我是1990年初出去的,参加聚会时,大家彼此会问是从哪里来的,有些中国人会支支吾吾不愿说自己是中国人,好像说出来是件丢脸的事。

我很难容忍这一点:我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非常令人自豪,现在不就是穷一点吗?为什么看不起自己?”那段时间,美国媒体在中国申办奥运会、西藏等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极为负面的报道,一些民族败类在美国国会通过所谓作证等形式肆无忌惮地反对给中国“最惠国待遇”……

这些事情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爱国是一种最朴素的感情。我觉得家庭和清华对我的教育还是挺正面的,我的思想一点点地发生了变化,到1992年时,我就决定学成后一定要回国”。

2008年2月,施一公全职回到祖国;3月,在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办公室,他接受了《科学时报》的采访。他说:“我回来最想做的事,就是教书育人。”

“尽管当时我对生命科学一无所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

1984年,作为河南省实验中学高二学生,施一公参加全国高中数学和物理竞赛,分别获得一等奖和二等奖,并被保送到北京大学物理系,然而,他却选择了清华大学的生物系。

“我也很想学物理,因为觉得学物理是最聪明的人的选择。”但在与北京大学签订了意向书后,清华大学的招生老师又找到他。“这位老师说得更美好:生物科学是21世纪的科学,尽管当时我对生命科学一无所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无论是现在还是当时,我都觉得到清华是最好的选择。”

那时,施一公没有意识到的一个事实是:成为清华生物系学生并不像成为北大物理系学生那样理所应当,因为当时清华生物系复建刚一年,并在1985年首次招收本科生。

清华大学生物系创建于1926年,是中国最早的生物系。我国近代植物学的创始人之一、我国植物生物理学启蒙人钱崇澍任系主任,这里曾荟集多位学术大师,为国家培养和造就了一批知名的生物学家。 1930建成的生物馆是清华第二批四大建筑之一,拥有生理仪器1000多台,重要标本120多件。但在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清华生物系被并入其它院校。

在之后32年的时间里,生命科学在清华园内长期处于空白状态在,而国际生物学却在这时蓬勃地大步发展。

1978年,作为改革开放后国家的首批公派留学生,39岁的清华大学教师赵南明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深造。他196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留校工作,在“***”期间下放到江西农村。

免责声明:本文均由网络转载收集。本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果某些 新闻影响到事件本人,请联系网站管理员删除或者修改。


在伯克利分校期间,赵南明发现许多物理学家正在积极地转向生物科学领域的研究,科学的中心正在向生命科学转移。强烈的责任感促使他毅然从伯克利转到加州大学欧文医学院的生理与生物物理系,希望以自己在物理方面的优势,为清华在生物物理研究上开拓出一新路,他给母校寄回了一封复建清华生物系的建议书。

施一公回国与妻子产生的误会及一双龙凤胎

1981年,赵南明回到清华,参加清华学科规划小组并受命负责复建生物系。困难重重,当年的生物馆已变成校医院,一切从头开始......“最大的困难还是观念,人们总是问:清华为什么要建生物系?生物科学与其它学科有什么关系?”

经过三年多的努力,1984年,生物系在清华大学重建,并更名为生物科学与技术系,当年只招硕士生,第二年才开始招本科生。赵南明的目标是将清华生物系办成世界一流的生物系,他请来加州大学欧文医学院优秀的华裔生物学家蒲慕明担任复建系的第一任主任,自己则担任常务副系主任。“蒲慕明教授虽然每年只在清华呆40天,但他带给生物系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只有最好的老师还不够,赵南明还要找最好的学生,就这样,施一公就成为清华生物系复建后的第一批本科生。

2007年7月,第五届华人生物学家协会年会在清华大学召开,300多位华人生物学家和学生出席会议,已是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的施一公说:“我相信,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而华人生物学家将在其中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与清华相比,普林斯顿大学的学术环境确实更好一些。在美国,我的学术研究正处于上升期,并不是到了顶点后才回来,比如说,在普林斯顿的实验室,我有5个独立的国立健康研究院(NIH)基金;我是讲席教授(Endowed Professor),有专门的基金会在支持我的科研,我的科研还得到一些制药公司的资助,每年,我的实验室直接用于科研的经费大约有150万美元。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回清华。”

在施一公的生命中,父亲对他产生了重要影响。

20世纪60年代初,施一公的父亲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母亲毕业于北京矿业学院。父母结婚后响应祖国号召,到河南焦作煤矿工作。“我是在‘***’时郑州开始武斗那天出生的,母亲生我时找不到医院,最终来到一家保皇派医院,在惊恐中将我生下。父母想给我取一个有革命意义的名字,想来想去,就取了‘一心为公’的前后两个字。”

施一公说自己的性格随了父亲:“我父亲非常聪明,性格爽朗,在我的记忆中他很健谈。他干什么都行,就是不得志。他在最能做事的时候被下放到河南农村,在农村,他学会了裁缝、盖房子;到机械厂做硬质合金刀具,又成为业务骨干;1977年恢复高考,他帮助姐姐、哥哥和表姐、表哥们复习,他觉得他的知识第一次有用了,他给他们讲X、Y、Z,解方程式,我当时听不懂,但觉得真酷,这种环境对我影响挺大的。”

在河南农村的经历让他觉得,“一个人不能因为别人穷而看不起别人,否则,这个人缺乏教养,会被更多的人看不起”。然而,他未曾料到的是:在美国、英国和瑞士,自己也经历了被歧视的遭遇。

1991年夏天,当施一公准备回国看母亲时,他的汽车被盗,又被抢了一次,心情非常不好,便决定去欧洲散散心。然而,这次散心之旅却变成闹心之旅。

当他到华盛顿签证时,发现每到一个使馆,来自中国、非洲贫穷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如古巴、北朝鲜等国家的人被列为一类:“不仅签证费最多,而且像查户口式地被盘问,就是觉得你没资格去。当时的感觉就很不好。”他获得了到英国、瑞士和法国的签证。

英国是这次旅行的第一站。“我在伦敦机场入境,当时大家排着队,前面的人都是拿着护照晃一下,移民官看看就过去了。轮到我时,我也拿着护照晃一下,以为这样就可以通过了,但没有。他们看我持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就将我留下来盘问,还翻开我的包,把东西一件件拿出来看。

这时,后面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移民官就让他们绕着我过去。那时我感觉很受侮辱,心想:我有什么对不起你?我不就是一个中国人,拿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吗?”

在瑞士日内瓦入境时受到了同样的“特殊待遇”,他深受刺激:“不就穷一点吗?因为穷而看不起中国人,这与西方国家所谓的人权、人人平等、自由平等的理念非常不一致。”

更让他愤怒的是当时美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实验室里,他每天会花半个多小时看《华盛顿邮报》的国际时事和美国国内的大事,特别是有关中国的消息。“看了后心里常常很不平衡,觉得中国不应该被这样妖魔化。”比如对西藏问题、台湾问题、中国申办奥运会问题的歪曲、丑化和没有事实根据的指责等。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些事情对我思想的影响太大了。你问我回清华最想做什么?我最想做的就是育人,科研只是育人的一个重要环节,我甚至觉得爱国主义教育和专业教育一样重要。我希望将来在清华给本科生开一门爱国主义课,一定爆满。我们不需要空洞地讲爱国主义和辩证法,我觉得大学的政治思想教育课应该注重实效、激发学生的爱国共鸣和热情。”施一公说。

“我认为我全职回国,对普林斯顿和清华的贡献比我全职在普林斯顿更大。”

普林斯顿大学是施一公事业开始和成长的地方。

1997年4月,尚未完成博士后研究的施一公就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系聘为助理教授。1998年2月,刚到大学任职,他就拥有了200平方米的实验室和近50万美元的启动经费。

他选择癌症为主攻方向,并以细胞凋亡和癌症发生的分子机理为主攻目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想从根源上了解它们,揭示其分子机理。“这是我的特长所在。”施一公说。而他动用的主要手段就是结构生物学和生物化学,以获得关键蛋白质的原子水平的结构。“我们看到癌症抑制因子和致癌因子的一些空间结构,看到它们的相互作用,并以此作为治疗和防治癌症的突破性手段。”

研究突飞猛进。2001年,他获终身教授职位;2003年被聘为正教授,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因在细胞凋亡等领域的杰出工作,2003年,施一公被国际蛋白质学会授予鄂文西格青年科学家奖,他是该奖项设立以来的第一位华裔学者。2005年,施一公当选华人生物学家协会会长。2007年3月,被授予普林斯顿大学讲席教授。

从2000年开始,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杜克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密歇根大学等十多所大学开始“挖”他。“2004年,哈佛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给了我很好的职位,对研究很有帮助,我也曾想过离开普林斯顿。”为留住他,普林斯顿大学开出了慷慨的续聘条件:大幅度涨工资、资助个人购房、提供占据一个楼层的500平方米的实验室……


施一公先生在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留学,并获得了博士学位。对于普通人而言,施一公走上研究道路并成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显得是那么理所当然,但是真实的故事却并不是这么简单。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施一公先生曾谈到,自己大学毕业后,本没有打算从事科学研究,而是一心一意想下海经商,结果阴差阳错间踏上了赴美留学之路。留学的第一年,他情绪波动很大,无心念书,而是花了很多时间在中餐馆打工、选修计算机课程。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然而,命运的转折就在不经意间,博士第三年,施一公先生开始有些领会到科研的逻辑,有点儿跃跃欲试的感觉,在组会上常常提问,而这种“入门”的感觉让施一公对研究增加了很多兴趣,逐渐喜欢上了科研这条道路。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在纽约做博士后时期,施一公每天晚上做实验到半夜3点左右,回到住处躺下来睡觉时常常已是4点以后;第二天9点左右又会准时回到实验室。当时他住在纽约市曼哈顿区65街与第一大道路口附近,离纽约着名的中央公园很近,那里时有文化娱乐活动,但在纽约工作整整两年,施一公却从未迈进中央公园一步。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和一般励志故事中的情结一样,这样的努力和付出最终肯定是会有回报的。施一公成为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建系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和讲席教授,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放弃一切回国做科研

施一公在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中,实验室的面积是最大的,科研基金也是系里最高的,5年的经费保守估计也在1000万美元以上。生活上就更不必说了,在普林斯顿,学校资助他购买了500平米的独栋别墅,他拥有1英亩的花园。一对龙凤胎儿女享受着美国快乐的幼儿园教育……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但是当时做出回国决定,施一公只用了一个晚上。2008年,时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对他说:“清华急需人才,希望一公回国。”第二天,施一公就回复说,决定回国。2008年,在众人不解的眼光中,他辞去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执教的职务,毅然回国工作。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施一公的辞职回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学术界引起了一定的震动。2010年初,《纽约时报》在头版对施一公的回国进行了专门报道,探求原因。有朋友说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你现在豪情万丈,但用不了两年,就会被国内的大染缸染得看不出颜色。”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施一公回应说:“回国就是回家。我的意志很坚定,国内学术界的潜规则改变不了我几十年形成的人格和做事方式,两年后不会改,20年后也不会改……国内的科研环境目前并不比美国好,但将来的发展一定会比美国强。”短短5年,施一公先后把70多名世界范围的优秀人才引回清华大学全职工作,同时他又在《自然》等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了12篇论文。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2010年,一支世界一流学者组成的国际评估组来到清华,评估的结果是:清华大学生命学科发展态势很好,其中结构生物学学科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也有人说,如果不是回国,施一公先生或许只是一位只被大众知道姓名杰出华人科学家。但是在回国后一年也就是2009年,他的清华团队的科研成果就已经超过他在美国普林斯顿时团队的2006年最巅峰时的成果。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离诺贝尔奖最近的科学家施一公:我放弃一切回国做

2013年,46岁的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从中科院院长白春礼手中接过院士证书。这位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史上最年轻终身教授终于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对于施一公先生的成果,不少国内外生物学家认为是中国科学家近年来在生物领域做出的最大的贡献。施一公团队在剪接体领域所作出的突破后,有学者认为这一成果“具有获得诺贝尔奖的潜质。”

相比“院士”二字,我更喜欢大家叫我“老师”

在当前中国大学的校园里,许多“大家”和“专家”实际上是很少或者是不参与教学活动的,他们也有足够的理由这样做——科研需要。

但是施一公却从不这样,在正常的科研和带研究生之外,他还坚持给本科生上课,每年将近100个课时。在课堂上除了传授知识,他还特别注意培养学生对科研的兴趣。他曾说“现在的学生受物质主义的冲击太厉害了,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学生们觉得做科研很酷,而不是赚钱很酷。”

2015年7月8日上午,生命科学学院2015年毕业典礼举行,施一公先生发表即席演讲《大学的意义》。他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我们为什么来大学呢?我以为,是学做人。做人并不是一定要做我们觉得可望不可及的英雄模范,更不是要学八面玲珑会做人的那个“做人”,我觉得是学做一个健全的、有自信的、尊重别人的、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大学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培养这样的人。大学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帮你树立社会价值观、人生观,我觉得清华就是这样一所大学。”

施一公先生曾说,“相比院士二字,我更喜欢别人称我为老师,这是莫大的尊称。”他也是这样一位谦恭而伟岸的师者,激励那些年轻而积极向上的灵魂,并交给他们做人与做事的方法。


    8月21日,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连续在线发表两篇中国科学家研究“剪接体”的论文,并首次报道了分辨率高达3.6埃的“剪接体”分子结构。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施一公发表突破成果专家称有望拿诺贝尔奖

    这些研究论文来自同一研究组,都是由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施一公带领的研究组完成。

    据介绍,剪接体由RNA(核糖核酸)和蛋白分子组成,是真核生物基因表达过程中的关键物质之一。此研究最终获得了高分辨率的剪接体三维结构并阐述了其基本工作机理,这是自1993年RNA(核糖核酸)剪接发现以来,中国科学家率先对剪接体近原子分辨率结构进行解析,不仅初步解答了基础生命科学领域长期以来备受关注的核心问题,且对人类进一步揭示与剪接体相关疾病的发病机理提供了结构基础和理论指导。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施一公发表突破成果专家称有望拿诺贝尔奖

    21日上午,“青年千人计划”获得者、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黄亿华告诉记者,施一公教授的这一研究成果是一个里程碑,“有望拿诺贝尔奖”。

施一公能拿诺贝尔奖吗 施一公发表突破成果专家称有望拿诺贝尔奖

    另据报道,施一公将出任清华大学副校长。 据财新、新华


不知国人的哪根神经被诺贝尔触动,最近各式各样的诺贝尔奖预测频频出现在中国/中文媒体。有经典的与时不变的杨氏“20年”之说,也有刚刚“火爆出炉”的饶氏“30年”之说。但这些说法往往是空荡荡的虚构幻想,没一点具体的对象。

评点施一公对诺贝尔奖的预测和对谢晓亮的期盼

为了弥补国人对诺贝尔奖的渴望和来点“实”的,我毛遂自荐地把自己已有的几个能把生命科学弄得个“底朝天”的“哥白尼”似的发现摆了出来见《华人带给西方世界的一套圣诞大餐:刘实世界第一的重大发现》),并扬言5到10年内我就会得诺贝尔奖,而且还可能不止一个(见《怎样面对可能接踵而来的诺贝尔奖?》)。

可这实实在在的诺贝尔奖预测毕竟是“王婆卖瓜”,不仅得不到一些人的赏识((见《致中国生命科学领军人的公开信》),反而却得到一些人的憎恨。

例如“科学”网/饶毅的博客就对我的自强、自信、自豪“犯毛”,认为是自夸而致于“在科学网后台搜索里只要搜索到游客刘实、刘胜名字的就删除”(见《研究饶毅“科学”网博客的交流风格和黑帮行为》)。

今日看到吴宝俊的博客ZZ(转载?)的一篇题为《施一公在讲座上回答清华学生的问题:预测诺贝尔奖》的文章,很受鼓舞,也更为他豪。因为,一公不仅给出了一个大陆(1962年)生(北大本科教)育的华人(国籍不在诺贝尔奖考虑之内)的具体名字典--谢晓亮,而且“觉得他应该很有希望拿到这个,我觉得明年都有戏,应该很有希望。”

真是形势喜人也形势逼人,看来我不可能成为第一个大陆生育的获诺贝尔科学类奖(和平奖文学奖已有)的华人了。

不甘心就这么被一公“糊弄”,我下决心要发现这很可能“明年都有戏”得诺贝尔奖的谢晓亮到底是谁。他竟能让一公如此崇拜。而且如果连这么一个可能在中国都家喻户晓的华裔科学大腕我都不知道,那我还不是一个科学的“白痴”。今后还怎么在生命科学圈里混呢!

不好意思问别人这谢晓亮到底是谁,还是请老朋友“孤狗”暗地帮忙。一GOOGLE“谢晓亮”,出来的介绍排行第一的竟来自维基百科,看来这谢晓亮还真是一位名人。可我为什么就不知道呢?

从维基百科的介绍看,谢晓亮的英文全名是XiaoliangSunney Xie,可我顺藤摸瓜找到谢晓亮在哈佛的网业后看他的PUBLICATIONS,发现这老兄发表文章多是用的Xie,X. Sunney,难怪我不知道Xiaoliang是谁,被X取代了。

说到SunneyXie,我倒是有些“熟”,因为这个名字是经常在SCIENCE和NATURE这样的“顶尖”杂志出现。好象有次我还对他在NATURE的一篇论文发表过评论,之后还跟他去过电子信,但没收到回复。

查查我的档案,还果真找到我在NATURE网站上发表的评论,不过这篇评论在最近被NATURE隐藏了,原因不明,但《是自然的巧合,还是不自然的和邪?》一文对此有报道。


对施一公的争议,无非是他是否全时回国,放弃美国的教职。其实,如果清华给个声明,说明校方知道施一公仍在普林斯顿挂名,以便处理实验室善后,并公布施一公的护照上的出入境记录,说明确实主要在清华工作,似乎不是很大的问题。

从施一公和姚期智看清华大学的学术腐败

我们更关心的应该是:清华是引进了又一名杨振宁式的社会活动家,还是真正做学问的科学家。

从施一公和姚期智看清华大学的学术腐败

从施一公高调发表爱国言论(却保有美国国籍),找一堆给他打工的马仔(如颜宁),拿一堆项目(几个月,就拿到973,杰出青年),一回国就要清华先给他官位(生物系副主任和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注:院长是副校长兼),可以看出,施一公的目的是社会活动家,下一个目标就是院士、高官和金钱;一切都在其鲁棒的控制中,飞快成为现实。

从施一公和姚期智看清华大学的学术腐败

 

从施一公和姚期智看清华大学的学术腐败

姚期智则是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腐败典型。也是从普林斯顿回来的姚期智,也非常高调,政府和清华已经给他2000多万,清华孙家广控制的基金委给他重点项目,科技部再给他2400万的973项目,做理论计算机科学,也就是数学算法研究,要这么多钱干什么?钱到哪里去了?

姚对清华作了什么贡献呢?他做了一件“成功”的事情,以讲席教授的名义,高薪(一个月10万)请了一批美国的教授,每人帮他带1-2个学生,在他和自己哥们控制的STOC,FOCS会议上发几篇论文,就在清华做报告,宣传中国已经走了三分之一的图灵之路,他马上要培养出中国的图灵奖获得者了。

 

现在名下有近30名博士的姚期智,也创造了清华教授带博士最多的记录。2007年清华计算机系一共招收20名左右的本校直博士,姚占其中的10名,而其他35名博导只能招10名,姚的霸道,可见一斑。

姚期智还因为是微软研究院的顾问,每年另外招收4名博士,全时在微软打工,拿清华的学位。既然清华已经堕落到让学生全时在微软公司打工,送学位,建议教育部也给西门子、霍尼韦尔、惠普等500强大企业设博士点,取代清华培养博士生算了。

人们并不知道,姚期智其实并非真的如他所说,全职在清华工作,他除了领清华百万以上的薪水,还是香港中文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讲席教授,拥有数百完港币的年薪。




网人评“爱国楷模”施一公允真评:中国政府实在找不着人树“赤子”典型了吗?
都一台一社三报齐发了,施一公怎么着也该再“毅然”一次,学习罗大佑把
美国护照撕了,再换回中国护照,才对得起他最新的爱国教导员身份呀:)
反正他“勉强”加入美国籍的理由(他的弟子颜宁说的)——照顾老娘已经
不成立了。
克己明德评:
施一公要实现二十年前的理想,是不是要号召清华的学生全体放弃中国国籍,
加入美国国籍,然后与官僚勾结做学官捞政治资本?
百里二评:
对清华是个又红又专的宝贝.现在要找这种学术上过得去又能口是心非不容
易。
对清华而言能骗大笔经费,对一公能打下当官的基础,双方各取所需,清华提
供舞台,一公努力表演.

施一公在清华大学给党员学生和入党积极份子上党课 【猫眼看人】


supernova评:
施一公不是裸体归国,所以他不是赤子。
一个米国人教中国学生爱国主义,并拿自己的经历说事,这是什么样的精神?
他那能算得上爱中国?他只能算爱中国的科研经费和官位。
Amsel评:
施一公有资格讲党课。没反对什么,只是笑着看他的猴屁股。:)爬得越高红
屁股越显眼。施一公做个政工干部完全合格——虚伪、唱高调、见风使舵、投机取
巧etc.
施一公开党课,下面听课的都是一些小投机分子,臭味相投。
当然当投机分子也是一种人生选择,俺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也没资格责备。

施一公在清华大学给党员学生和入党积极份子上党课 【猫眼看人】


不过施一公给人灌狼奶,又是一桩大恶。
他以名教授的身份去干政工干部的活计是严重错位,nobody cares 他的思想
经历政治立场。但是放在大学里面讲非常可耻、有负于他在国外接受的教育也有
悖于他的改变科研环境的想法。
blackbox评:
他只不过提早说了他将来该说的话而已,官场是他回国的真正目的:
施一公认为,科学家有两类:第一类是完全专心致力于学术,信仰学术,在
学术上做得非常好、非常深;第二类是社会责任感更大一些。他说自己属于第二
类:“当初我选择专业方向、决定做什么事情是根据社会的需要。”
Yush评:
说不定是在自我批评,并要以自己为反面教材,来教同学们爱国。
为了母亲拿绿卡,就放弃中国国籍。看来还真是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且慢,
好像先人们在两难之时要选择尽忠吧?
断玉评:
施一公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真正辞去普林斯顿的教职了。
未来的地位已经确定,不再需要后路了。

施一公在清华大学给党员学生和入党积极份子上党课 【猫眼看人】


后记:此文写于2009年8月中旬。那一年的9月26日,我携妻子儿女陪同母亲、大姐玉芬、小姐云楠,在离开了将近37年后又回到了河南省汝南县老君庙乡闫寨村小郭庄。本以为不会有人再记得几十年前的事情,事实却与我的想象完全相反。几乎所有上了年纪的村民都出来了,热情地拉住母亲和大姐,自我介绍,问长问短,一再邀请我们住两天再走。很多村民得知我父亲早已辞世的消息后,纷纷向母亲表达感激、思念之情。临走时,他们希望我们带些土产回来。推让再三,我们收下六个刚刚从树上摘下来的石榴。这些乡亲的情谊让我感动不已。40年前,他们就对我们全家照顾有加,我的父亲母亲也尽力帮助过当地百姓。今天,我用什么来报答这些父老乡亲的厚爱呢?

施一公照片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简历近况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照片(图)

父亲是我最崇拜的人常常有学生和朋友问我:这辈子你崇拜过谁?我过去48年唯一崇拜的人是我的父亲。在我的生命中,父亲对我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施一公照片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简历近况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照片(图)

我的籍贯是云南省大姚县,我爷爷施平出生在这里。爷爷年轻时就接受了革命思想的熏陶,后来离开了云南,就读于浙江大学农学院,在那里与我的奶奶杨琳相爱并结婚。奶奶是当时杭州进步学生革命活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并因此被国民党政府判定是共产党员而被捕入狱;1935年1月5日,我的父亲出生在浙江省杭州市,出生后18天,他的母亲就牺牲在国民党的监狱里;为了纪念和怀念奶奶,爷爷给父亲起名施怀琳。

施一公照片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简历近况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照片(图)

爷爷随后投身革命、参加抗战,无暇照顾我的父亲,只能把他托付给亲戚朋友抚养长大。一直到解放后,爷爷四处打听、才辗转在云南老家找到我的父亲,并把他接到北京身边。父亲从出生就命苦,可以说没有真正见到过生母,而直到长大成人后才得与生父第一次团聚。

施一公照片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简历近况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照片(图)

父亲是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读的本科,母亲在北京矿业学院读书,都是上世纪50年代的大学生。1962年,父亲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河南省电力工业局,次年母亲也从焦作矿业学院调到郑州,与父亲在同一个单位工作。1967年5月5日,我出生在河南郑州,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那时正好赶上河南省“文革”的高潮,就是武斗开始,所以我母亲在找医院的时候都非常周折,很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医院,生下了我。“文革”期间出生的孩子,大部分的名字都带有时代色彩,叫文革、卫东的有很多,父亲很希望我有一个响亮一点的名字,但是又不希望太落俗套,最后想了又想,还是取意“一心为公”,选择第一个字和最后一个字,“一公”,作为我的名字。父亲赋予这个名字中的寓意,在我一生中的很多重要关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选择。

施一公照片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简历近况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照片(图)

1977年恢复高考,父亲辅导表姐、表哥、大姐认真复习数理化,我当时一点儿都听不懂,但感觉科学真酷。

从我有一点点懂事开始,就记得家里挂的一个精致的大镜框,里面是一位面带微笑的年轻女子的黑白照片,那是我奶奶大学入学时照的。每次搬家,父亲总是小心翼翼地把镜框包裹好,而每到一处、新家安顿完毕后又把照片悬挂在最显著的地方。

施一公照片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简历近况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照片(图)

1969年10月底,我两岁半,跟随父母下放到河南省中南部的驻马店地区汝南县老君庙乡闫寨大队小郭庄。那时的往事,我自己当然已经不记得了,后来母亲告诉我,我们家下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受“走资派”爷爷的牵连和影响,“文革”期间爷爷在“四人帮”的监狱里被关押折磨了整整4年半。我们离开郑州的那一天,一大早就开始把收拾好的家具和行李搬到大卡车上,上午8点多就离开了郑州,父亲带着年幼的哥哥坐在驾驶室司机旁边,大姐则站在车上面,一路颠簸,开了十几个小时,才到达两百公里开外的小郭庄。因为我和二姐都还太小,跟着母亲坐火车到驻马店镇车站,下来后再乘坐汽车到公社林场与父亲的大卡车会合,到达小郭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村民已经把当地村西头上的一个牛棚腾了出来,开始味道很重,后来父亲母亲多次整改粉刷才好些。直到1972年离开小郭庄,这间牛棚成为我童年记忆里最温暖的第一个家。

施一公照片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简历近况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照片(图)

后来母亲告诉我们,父亲认为我们会一辈子生活在小郭庄,不会再有机会回到省城郑州了。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父亲特别认真地干农活。每天天刚蒙蒙亮,父亲就起床,背上一个箩筐,拿把小铲子,顺着小路去捡拾牛粪、用于农田施肥;白天则是到地里田间向乡亲们学习各种农活。父亲很聪明,不仅很快就熟练掌握了各种农活技能,还学会了一边撑船、一边在寨河里撒网打鱼。驻马店地处豫南,春夏季多雨,每次大雨过后,父亲都会带上大姐,两人配合到田间抓青蛙。父亲手持自制的长叉,循着声音,用手电筒的光柱照射青蛙,此时的青蛙一动不动,很容易被长叉捕获,然后扔到背着的一个带盖的小口箩筐里。在田间转一大圈下来,就会有几十只青蛙入筐,第二天,父亲会烹饪美味的田鸡宴。

施一公照片 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简历近况 施一公妻子赵仁滨照片(图)


本文均由网络转载收集。谣言未经证实请大家不要信谣传谣。

【施一公颜宁有染?】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下面为原文:核心内容:施一公是著名的物理学家,并且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很多的奖项,而施一公的老婆赵仁斌则默默支持了施一公很多,甚至连施一公回国工作都是老婆支持的,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颜宁有染?】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施一公当年回国的时候是国内最需要物理人才的时候,所以清华大学的校长希望施一公能够回国全职工作,然而施一公说自己需要和老婆赵仁斌商量一下,妻子听说施一公要回国工作十分的支持

【施一公颜宁有染?】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但是夫妻两个人对此有个误会,老婆赵仁斌只是希望施一公回国工作的,但是没有想到施一公将全家都搬回来了

【施一公颜宁有染?】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颜宁,女,1977年11月生。1996—2000 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学士;2000—2004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博士;2005—2007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博士后。2007-至今 清华大学教授。

【施一公颜宁有染?】施一公妻子赵仁滨个人资料照片

攻读博士期间,颜宁主要运用结构生物学、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手段研究肿瘤发生和细胞凋亡的分子调控机制,由于对线虫及果蝇细胞凋亡通路工作机理的杰出研究成果,获得2005年由Science杂志和GE Healthcare评选的“青年科学家奖”(北美地区)。该奖项专门用来奖励每年最优秀的生命科学博士毕业论文,在全球范围内每年只有5人入选。

颜宁能成了清华大学教授、博导,完全是因为个人的努力。颜宁在博士后期间继续从事结构生物学研究,重点研究膜蛋白的结构与功能,成功解析一个重要膜整合蛋白酶的高分辨率原子结构,揭示了它的作用机理。

近5年来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学术论文及综述文章17篇,其中作为共同通讯作者发表综述文章于Annual Reviews、Cell,第一作者文章8篇,包括1篇Nature,4篇Nature Structural

施一公

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1967年5月5日出生于河南省郑州市,籍贯云南大姚。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95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

主要从事细胞凋亡及膜蛋白两个领域的研究。用结构生物学的方法系统研究了哺乳动物、果蝇、线虫三种模式动物的细胞凋亡通路中关键蛋白质及复合物的三维结构,从分子水平上对caspase的激活、抑制、再激活的调控机理进行了诠释。在膜蛋白研究领域,解析了三类膜整合蛋白水解酶的三维结构以及一系列重要膜转运蛋白的结构并阐明其转运机理。

在Smad对TGF-?的调控机理、磷酸酶PP2A的结构生物学方面做出过有国际影响的工作。曾获国际赛克勒生物物理学奖、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谈家桢生命科学终身成就奖、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2014年度爱明诺夫奖等奖项。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成员。

网络上有传言颜宁是施一公的老婆,这也并非空穴来风,因为早前就有爆料颜宁暗恋施一公,但是真是假,还没有答案。

免责声明:本文均由网络转载收集。本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果某些 新闻影响到事件本人,请联系网站管理员删除或者修改。


施一公,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1967年5月5日出生于河南省郑州,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95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博士学位。

【施一公个人资料简介】施一公最新近况

主要从事细胞凋亡及膜蛋白两个领域的研究。在Smad对TGF-?的调控机理、磷酸酶PP2A的结构生物学方面做出过有国际影响的工作。曾获国际赛克勒生物物理学奖、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科学家奖、谈家桢生命科学终身成就奖、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的2014年度爱明诺夫奖等奖项。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成员。

【施一公个人资料简介】施一公最新近况

2014年12月,中科院院士施一公教授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

【施一公个人资料简介】施一公最新近况

中文名

    施一公

外文名

    Shi Yigong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河南省郑州市

出生日期

    1967年(丁未年)5月5日

职    业

    资深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毕业院校

    清华大学 、霍普金斯大学、河南省实验中学

信    仰

    共产主义

主要成就

    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学奖

    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

    中国科学院院士

    首批“千人计划”特聘专家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人物经历

1967年,施一公出生在河南郑州小郭庄。1972年,离开小郭庄,全家搬往200公里之外的驻马店镇。1984年毕业于河南省实验中学,并获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一等奖(河南省第一名),保送至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1989年提前一年毕业,获得学士学位。

1995年获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分子生物物理博士学位,随后在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进行博士后研究。

1998年—2008年,历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副教授、终身教授、Warner-Lambert/Parke-Davis讲席教授。

2008年,婉拒了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中心(HHMI)研究员的邀请,全职回到清华大学工作,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教授、博导。

2013年4月25日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4月30日 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

2013年12月19日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3年9月13日,瑞典皇家科学院(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宣布授予清华大学施一公教授2014年度爱明诺夫奖(Gregori Aminoff Prize)。

2014年12月9日施一公以校长助理身份,会见匈牙利罗兰大学校长巴纳·德布勒森一行。

2014年12月11日证实,施一公教授已出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

人物故事

求学生涯

施一公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父亲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母亲毕业于北京矿业学院,施一公的名字带着深深的时代烙印:父母亲给他取名“一公”,希望他“一心为公”。1985年,施一公被保送到清华生物系,成为清华大学生物系复系后的首届本科生。清华园里的施一公学习成绩年年名列全年级第一。1989年,他又以第一名的成绩提前一年毕业。在出色完成生物系课程的同时,他还获得了数学系的学士学位。

施一公注重全面发展,在高中期间,他就练习长跑,练过的项目从800米到1500米,再到3000米。进入清华后,由于长跑队只招收专业运动员,施一公便转练竞走,从5000米到1万米。他还在校运动会上创下全校竞走项目的纪录。一直到1994年,在他大学毕业五年后,这个纪录才被打破。

故土情结

施一公的祖父是原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云南大姚人。父亲出生于浙江杭州,但生长于江苏、上海等地,母亲来自江苏丹阳的吕城镇,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矿业学院。父母大学毕业后选择到条件较为艰苦的河南工作。施一公出生在河南郑州,两岁半就随父母下放到河南省中南部的驻马店地区汝南县老君庙乡闫寨大队小郭庄。1972年,全家搬往20公里之外的驻马店镇。

赴美留学

1990年初,施一公赴美深造,在全美一流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攻读生物物理学及化学博士学位。

施一公初到美国时,最先发现的差距就是英语不行。他给自己规定每天背25个新单词。科研上,他勤思苦干,持之以恒。有一次,系主任兼实验

室导师自认为发现了一个生物物理学中重大理论突破,激动地向学生们演示。施一公当场敏锐地指出导师在一个演算上的错误。从此,导师对他刮目相看。毕业时,导师公开宣布“施一公是我最出色的学生”。

1997年4月,施一公还未完成博士后研究课题,就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聘为助理教授。此后,普林斯顿大学给他提供了面积达200平方米的实验室和近50万美元的启动基金。在当时,这样的待遇是很多人都无法企及的。良好的科研条件和机制为施一公提供了施展才华的空间。短短9年间,他就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最高级别的教授职位,并很快成为学校分子生物学系的领军人物。

施一公的妻子也是清华大学生物系的本科生、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他们有一对龙凤胎儿女。

全职回国

已是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的施一公,

面对广阔的事业发展前景,面对优越的生活条件,他却作出了一个让许多人为之惊讶而敬佩的决定:放弃这一切,全职回国,回到母校清华。在他看来,“爱国是最朴素的感情,有谁不爱自己的母亲呢?”经历攀登的艰辛,山顶总会有无尽的风光。如果仅仅因为科研,施一公不会回来。他有更高的理想和追求。

2008年2月,40岁的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施一公,全职回到中国,受聘为清华大学终身教授、并出任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

施一公说:“中国的科技和教育体制、中国大学的科研和教学,都与美国一流大学有相当的差距,中国正在为此而努力。我会发自内心地为清华、为中国科技和教育体制的进一步发展付出更多。”

回国时,他给普林斯顿大学校长的信中写道:“我回到清华,对普林斯顿大学的贡献会比身在普林斯顿大得多。我希望将来能进行更多的学生交流活动,使普林斯顿、耶鲁、哈佛等这些名校的本科生有机会到清华来、到中国来,因为这三所大学的学生很多都是美国未来的领导者,我希望美国这些优秀的人才在年轻的时候能在中国待上一段时间,真正了解中国。”

如今,施一公希望自己能在清华为本科生开设一门思想政治课,用他在国外曲折而真实的经历,激发同学们的爱国主义情感。[9]

落选争议

2011年12月,施一公与另外一位全职回国的教授落选中科院新科院士。有媒体报道称,施一公落选因“国籍”问题。对此,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执委会秘书长正式回应,施一公和饶毅国籍没有问题,其双双落选院士与“国籍”无关。

关于国籍的问题,公安部给过中科院学部主席团一个函。有两句话,一是从某年某日起,两人具有中国国籍,二是相关手续还没有办完”,中科院学部主席团经过讨论后,认定他们拥有中国国籍,也将其列入了有效候选人中。

研究方向

主要运用结构生物学和生物化学的手段研究肿瘤发生和细胞凋亡的分子机制,集中于肿瘤抑制因子和细胞凋亡调节蛋白的结构和功能研究;

与重大疾病相关的膜蛋白结构与功能的研究;

细胞内生物大分子机器的结构与功能研究;

施一公选择癌症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研究的课题是:细胞凋亡和癌症发生的分子机理。致癌原因一直是全球科学家致力研究的目标之一。

主要成就

在普林斯顿大学,他运用结构生物学、生物物理和生物化学手段,研究癌症发生和细胞凋亡的分子机制。迄今为止,他在国际权威学术杂志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其中作为通讯作者在《细胞》发表11篇、《自然》发表7篇、《科学》发表3篇,这些工作系统地揭示了哺乳动物、果蝇和线虫中细胞凋亡通路的分子机理,已有若干研究成果申请专利,用于治疗癌症的药物研发。

2003年,由于在细胞凋亡和TGF-信号传导等领域的杰出工作,破解了这一类生命科学之谜,当时年仅36岁的施一公获得全球生物蛋白研究学会颁发的“鄂文西格青年研究家奖”,成为这一奖项设立17年以来首位获奖的华裔学者。

2005年,当选华人生物学家协会会长。

2010年,施一公获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学奖。赛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学奖(THE RAYMOND & BEVERLY SACKLER INTERNATIONAL PRIZE IN BIOPHYSICS)是由赛克勒夫妇捐赠设立,自2006年以来,每年奖励两到三位在国际生物物理学领域做出卓越成就、年龄在45岁以下的杰出科学家。

2013年4月30日,清华大学施一公教授当选2013年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此前2013年4月25日,他还当选美国人文与科学学院外籍院士。耶鲁大学终身冠名教授邓兴旺和陈雪梅、杨薇等三名华裔美籍科学家,当选美国科学院新科院士。

2014年3月31日,施一公获瑞典皇家科学院爱明诺夫奖,奖励他过去15年运用X-射线晶体学在细胞凋亡研究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施一公是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科学家。

2014年4月3日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的颁奖典礼上,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获得2014年爱明诺夫奖,并成为首位获得该奖的中国科学家。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为施一公颁奖,以奖励其在过去15年间运用X射线晶体学在细胞凋亡研究领域作出的杰出贡献。

据介绍,爱明诺夫奖由瑞典皇家科学院于1979年设立,用以奖励在晶体学领域作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该奖项每年颁给不超过3名科学家,施一公是2014年该奖项唯一获奖人。

施一公是国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自1998年以来,他领导的实验室主要结合X射线晶体结构生物学和生物化学手段,系统研究了细胞凋亡的发生和调控机制。他们的科研成果不仅清晰地揭示了细胞凋亡通路中的一系列分子过程,基于该研究的一项专利成果也已被转化为治疗癌症的新药进入二期临床试验。

人物评价

2008年2月,已成为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的施一公,毅然辞职回到母校清华大学,在海外华人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研究室主任、国际知名神经科学家鲁白说:“他是海外华人归国的典范和榜样”。

由中国科学报社、中国科协科普部、中国科技新闻学会等主办的“2013中国科学年度新闻人物”推选活动2014年1月24日晚正式揭晓,施一公为10位获奖者之一。

“他是闻名世界的结构生物学家,曾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建系以来最年轻的终身教授。2013年,他的科研小组研究进展不断:首次在RNA剪接通路中取得重大进展,为揭示生命现象的基本原理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他运用X-射线晶体学手段在细胞凋亡研究领域做出突出贡献,为开发新型抗癌、预防老年痴呆的药物提供了重要线索……2013年也是他收获荣誉的一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美国科学院、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双院外籍院士。

他在科研中不忘育人之心,他深受学生爱戴。他就是清华大学生命学院院长施一公。”

在美国生活了18年的施一公,2008年初全职回到清华大学工作,后来还放弃了美国国籍。他的归来被认为是中国科技界吸引力增强的标志之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